• <optgroup id="kcauc"><kbd id="kcauc"></kbd></optgroup>
  • <code id="kcauc"><option id="kcauc"></option></code>
    您好,歡迎來到 i 北方網官方網站!
    • 登陸企業郵局
    • 返回首頁
    • 加入收藏
    • 手機站
    ####.##.##
    i北方網官方賬號
    當前位置:首頁>歲月

    每一次乘風歸來

    來源:原創  發布時間:2023-12-03  瀏覽:5474  字體【 【關閉】
     
    我曾玩笑似的問過家人和學生,孔雀為什么要東南飛?他們的回答五花八門,盡顯幽默。有一個回答是,西北風太大,把孔雀都吹走了。確實,我的家鄉涼州的風那是真的大,那黃毛風、黑風有多厲害,真是“一年一場風,從春刮到冬”。
    當然,現在的西部好多了,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都在逐漸向好。14年前,我從大西北飛到東南,來到廣東省東莞市一個叫樟木頭的地方,確實是乘了一種因緣的風。東南方向為巽,巽為風、為木。
    凡事都要待風而起。莊子的《逍遙游·北冥有魚》中,鯤也好,鵬也罷,待風而起才能擊水三千里、扶搖九萬里,若是沒有足夠大的風,鯤鵬便無法順勢而起。人生也是如此。世間風云變幻,時代洪流滾滾滔滔,風與水,皆是勢。
    風起時,便要啟程。2009年,我只身一人來到離家3000公里的樟木頭。就在前一年,我的“大漠三部曲”已全部出版,我為西部父老鄉親寫一部大書的心愿算是圓滿了。它的問世也為我帶來不小的名聲。對于我來說,這更像一種因緣的階段性完結。我知道,很快就會有新的因緣誕生。那一環扣一環的因緣在我面前若隱若現。我只要順風而行,便會有無數的驚喜和收獲。
    樟木頭,這個名字我很喜歡,它有一種拙樸的味道。據說,因為這個地方的樟樹很多,所以地名便叫作樟木頭了。我聽說,古人認為樟樹是一種“大有文章”的樹,因為它的樹皮上紋路很多,“紋”通“文”,因此“大有文章”。這個說法很有意思,樟樹和一個地方的文風、文氣有沒有關系,我真的不知道,不過在樟木頭,我的寫作確實很有感覺。十幾年來,在這里,一大批作品如泉水般汩汩而出,更重要的是我結識了一大批寫作圈的朋友。這個后面再說,我還是先說說“東南有森林”吧。
    一到樟木頭,我便為自己選了個可以靜心寫作的地方。在一個建在原始森林中的小區(建在山中,沒有電梯),我選了個7樓位置的房子,視野極其開闊,風景這邊獨好。窗外是幽靜莊嚴的群山,山腳下臥著一潭清幽的碧水。每當山風吹起,我都有一種置身洪荒遠古時代的感覺。仿佛我是靜止的,而萬物隨著時間的洪流一路奔瀉……一切,都靜到極致。
    我把自己關在小小的寫作間里,在無垠的時空中享受我獨有的逍遙游。我好像只是一支筆,只有空空蕩蕩的筆芯,卻有源源不竭的內容從中流過,流到筆端,變成鋪滿天地的文字。
    在這種新的因緣之下,我的“靈魂三部曲”很快便出來了?!段飨闹洹贰段飨牡纳n狼》《無死的金剛心》,一部比一部更接近我心靈的探索。在那條熟悉而又陌生的追尋之路上,我似乎走了一遍又一遍。那些陌生而又熟悉的歌聲,從我靈魂深處流淌出的歌聲,與窗外的鳥鳴、森林的呼嘯或呢喃,交織成一曲曲命運的交響樂。如果說,在西部時,我想為那塊土地上討生活的農民寫作,那么,在樟木頭,面對那片森林時,我想為所有尋夢的人寫作,為那如森林般幽深隱秘的心靈寫作,我知道那里有無盡的寶藏。森林中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,與我自身的生命動力達成共振。在埋頭寫作的那些日子里,我的常態就是噴涌,難以自抑地噴涌。噴涌出了“光明大手印”系列,噴涌出了《野狐嶺》《涼州詞》《愛不落下》《娑薩朗》……
    我一直感覺到,生命中有一股強勁的風在鼓蕩著,它使我不懼孤獨,也不懼喧囂;它讓我欣喜地迎接未知,也讓我勇敢地告別過往。
    剛來樟木頭時,我真可以算是“舉目無親”,滿眼望去,都是陌生的面孔,陌生的人說著陌生的語言。想來,我在當地人眼中也是陌生的,還是扎眼的。我的身邊沒有朋友,沒有家人,每天和我打照面的只有風。我白天寫作,傍晚出去找書看,一路尋覓著,看哪里有報刊亭、哪里有書店。雖然樟木頭的書店并不多,但也有幾家可以轉轉。每次帶回家一兩本,那便是最讓我欣喜的收獲了。
    路上,走過一棵棵粗壯高大的香樟樹,它們的葉子油亮,果實的質感分明,我在心里不由嘆道:真是好樹!在涼州,見不到這樣的樹。獨木不成林,單絲不成線,一棵好樹,要長在好地方,還要有好伙伴、好團隊。
    好風很快帶來因緣。到樟木頭的第二年,2010年的金秋,“中國作家第一村”在這里成立了,第一任“村長”是雷達老師,我是“副村長”。人生最快意的事,莫過于一群志同道合者一起做一些有意義的事?!按遄印彪m不大,只有幾十位村民,但每個人的文學“風力”都不小。分散時各位村民埋頭播種耕耘,相聚時大家一起交流感悟、碰撞文風,收獲頗豐。十幾年過去了,如今雷達老師已離我們遠去,但“老村長”的溫暖和情懷仍在,像一盞明燈時時照亮著文學人的初心?,F在,我們這些村民依然每年會舉辦一些活動,文學的夢想就是滌蕩紅塵的清風。在“大有文章”的樟木頭,這股清風定然能吹出濃厚的文化氣息。
    有時候,我會在某個不經意間被時間驚到,因為渾然不覺自己在樟木頭已經待了這么久。實際上,我并不習慣于在一個地方待太久。佛陀不允許弟子在同一棵樹下連續修行三天,怕會生起執著,那是一種生命的慣性,甚至可以說是惰性。當初,我從涼州走出來也有這樣的考慮。當我愜意地坐在涼州家中的書房,看著滿屋子都是自己喜歡的書,真的心滿意足。但想到一輩子就這樣下去了,一眼就看到頭了,我心里突然敲響了警鐘。舒適圈里待久了,一個人就要退化了。那時的我還不到50歲,怎么能就這樣波瀾不驚地過下去呢?雖然涼州人有句老話:“人到五十,夜夜防死?!蔽也贿@么想,我總覺得自己才剛剛開始,永遠都在最好的時候,都可以重新做選擇。我常常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,反而覺得自己越來越有活力。
    果然,在這些年的觀察和實踐中我有了一個重要發現。某個凌晨,我又早早醒來了,開始思考一個問題:人生中對我幫助最大的都有哪些人?生命中的貴人和“逆行菩薩們”在我腦中像放電影那樣過了一遍,我突然發現,對我幫助最大、最重要的人基本上都在45歲以上,其中不乏很多七八十歲的。這個發現,讓我特別激動。我看到了一個壯觀美好的前景:人生的金秋,從退休后才剛剛開始!我在那天的早直播中分享了這個發現,引發了很多讀者的共鳴和歡欣鼓舞,他們好像也被點燃了第二春,改變了對年齡的認知,改變了對自我的期許。
    這樣看來,在樟木頭的14年正是我在人生的“青少年”時段和非常重要的成長時光,我就像那見風就長的孩子,所有的境遇都是成長的營養。對于這個地方,我始終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和一種回家的寧靜感。當我每一次乘風遠行時,我都會經常地回望它;當我每一次乘風歸來時,也總會回到這里休憩,將身心都融入這片原始森林的清風之中。(作者雪漠

    責任編輯:李歡
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     Copyright © 2016-2020 ibeifang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術支持:大旗網絡 
    商務合作:139-4719-0357 蒙ICP備18006029號-1  營業執照  網址:www.sunrisescotland.com 投稿郵箱:szj@ibeifang.com.cn
    版權聲明: i 北方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 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   違法和不良信息 暴恐音視頻舉報 電話:156-0471-1144
  • <optgroup id="kcauc"><kbd id="kcauc"></kbd></optgroup>
  • <code id="kcauc"><option id="kcauc"></option></code>
    日本久久久久久久中文人妻,久久自慰这里只有国产中文精品,免费国产香蕉视频在线观看,亚洲中文字幕在线2020